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数据挖掘 营销应用

说出你的业务困惑, 看数据挖掘能否帮你解惑

 
 
 

日志

 
 

数据挖掘与人生百味(211,季羡林走了!)  

2009-07-13 09:18:59|  分类: 数据挖掘人生百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元2009年7月11日上午9点,国学大师季羡林走完了他的人生的98个寒暑春秋,安详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一个将近百岁的老人,一个月前还欣然接受中央电视二台的“开心学国学”电视节目的特别顾问聘书,季羡林的生命最后的一段走得是一如既往的从容、尊严、体面,没有我们常见的那些病榻的折磨和无谓的抗争,(相比巴金在病榻上将近6年多的病痛折磨,季羡林的最后的平静旅程显然是一种福气)。

庄子说“古之真人,不知说生,不知恶死”,生与死都不过是生命的形态的变化方式而已,世人实在不应有太多的哭啼和执着。何况,除了生命这个形式之外,季羡林还给我们留下了真正可以永恒的东西,那就是季羡林的学术研究成果、一个智者对生命和人生的感悟、以及大写的人格的魅力。

季羡林的研究范围和专业所长涉及面非常广非常深(包括印度古代语言、中印佛教史、吐火罗文诠释、中印文化交流史、比较文学、文艺理论、东方文化、敦煌学等等),先生主要的学术职务包括中国外国文学会会长、中国语言学会会长、中国外语教学研究会会长、中国敦煌吐鲁番学会会长,其100多部著作已汇编成24卷的《季羡林文集》。普通的老百姓没有必要深入拜读。但是抛开上述专业课题,从他对生命和人生的诸多智慧的感悟以及他的人格魅力,我们大可以吸取力量和智慧,我们的文化也大可以由此更加丰富更加饱满更加睿智更加灿烂。

季羡林对于佛教的研究很深入很广博。仔细拜读季羡林的相关论文和研究结论常常可以让我觉得,能从专业技术出发,而又透过专业技术看见之外的更深刻的端倪,这就是真正的大师的风范和功力。从专业技术出发,就事论事,这不奇怪,也没有什么了不起,更是难以抓住急所和七寸(所谓的主要矛盾),现在各行各业的专家大都只会就事论事,所以肤浅的观点多,深邃的思想少。关于中国佛教的八大宗派,为什么唯有禅宗一枝独秀、流传最广、影响最深、寿命最长?这是长期以来学术界一直热衷的课题和话题,很多专家从不同宗派的教义和学理出发展开研究分析,这固然不错也很符合逻辑,但是更深层次的东西和核心的因素是什么呢?季羡林通过研究发现,这个更深层次的东西和核心因素就是宗教和生产力之间的关系是相互促进还是相互掣肘的。正是因为禅宗提倡并宣扬“顿悟”而非“渐悟”,这就不仅顺应了生产力的发展,而且满足了更广泛的宗教推广的需要(传统的“渐悟”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去慢慢思考,这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相对来说直接跟生产活动的投入和付出相抵触),这才是禅宗能一枝独秀的核心原因。同样的因素分析,我们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小乘佛教要逐步让位于大乘佛教,甚至世界上其他宗教的发展过程都是可以由此来解释的。(当然,季羡林是佛教的研究者,不是一个身体力行的佛教徒,他看问题的角度跟一个真正身体力行的佛教徒的角度和体会是完全不同的,这就不是佛教研究的问题,而是自身体会和觉悟的过程,是另外一个话题)。是否就事论事,能否突破条条框框更上一层楼,各行各业都有这个现象和困惑,数据挖掘的应用也不例外。很多专家只知道从技术出发,从算法出发,从原理出发,而且到此为止,这种应用项目想不失败都困难。固然,成功的数据挖掘应用离不开挖掘技术的支持,但是没有业务经验的支持和领导,数据挖掘的应用一定失败,技术与业务两者孰轻孰重不是很清楚吗?

这个世界这个社会,说真话的人不多,能对自己并对社会都说真话的人就更少,季羡林就是这少数人杰的代表。“我痛恨自己在政治上形同一条蠢驴,对所谓的文化大革命这场残暴、混乱而至今还没人能给一个全面合理的解释的悲剧,有不少人早就认识了其实质,而我却是在四人帮垮台以后脑袋才开窍,我实在感到羞耻。”“为人民服务这五个字,很多地方都能看到。好象只要写上这五个字,为人民服务的工作就完成了,至于服不服务,那是极其次要的事情了。”“现在的大学,大有不到教授非好汉的感慨。转瞬之间,教授可坐一礼堂矣,其中奥妙,我至今未能参悟。跟着来的当然是教授贬值,这是事物的规律,无法抗拒。于是为了提高积极性,有关方面又提出了博士生导师的办法,无奈转瞬之间,博导又盈堂盈室,走上了新的贬值道路。”从这些片段中,先生的真诚和幽默跃然纸上。

季羡林是个孝子,对母亲有深厚的感情。一生写过很多关于母亲的文章,也多次说过曾经无数次在梦里与母亲见面。九十多岁时季羡林写过这段话“我从来不相信什么轮回转生;但是,我现在宁愿信上一次。我已经九十多岁了,来日苦短了。等到我离开这个世界以后,我会在天上或者地下什么地方与母亲相会……”。想来先生现在终于可以如愿了,先生休息吧。

  评论这张
 
阅读(2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